当每一寸肌肤,

都习惯了在面具下呼吸

 

当每一滴泪,

都习惯在开怀大笑的面具下滑落,干涸。

 

当每道伤痕,

都习惯在完美无缺的面具下腐蚀,溃烂

 

又有何必要,

去拆穿,

那不被习惯

赤裸裸的悲哀?

    全站熱搜

    kei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